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民生社会 » 小社团成了“大气候”

小社团成了“大气候”

民生社会

  “妈妈觉得我冷,就让我穿很多衣服,能不能根据风寒指数设计个APP,输入自己的年龄、活动量、健康状况、新陈代谢速度数据,就能每天告诉我穿啥衣服合适呢? ”阜阳市东清小学年仅10岁的学生王瀚哲如此“脑洞大开”,让该校气象社团的辅导老师丁玉平很惊喜。

  开设仅一年半的这个小学生社团,同学们创新性的奇思妙想越来越多。在丁老师的带领下,东清小学校园里有近50名少年将对气象的兴趣变成了热爱,俨然小小“气象学家”。

  东清小学校长齐卓然介绍说,气象社团刚开展活动时,孩子们参与热情并不高,甚至有家长抱怨说,老师们把书教好就行了,搞气象科普活动会耽误孩子学习。

  2021年10月的一个下午,突然刮起强风。丁玉平把孩子们带到操场上,迎风抛出一把碎纸,然后测量落地的时间和水平位移,得出这样的结论:西北风向,风速大概是1.8米/秒。

  风向,对于气象观测来说很重要,古人云 “西北风,开天锁,雨消云散天转晴”,通过风向可知阜阳地区已受干冷气团控制,天气马上就要转晴了。这一番“炫技”让丁玉平收获了众多的小粉丝。

  从那之后,东清小学的校园里随处可见孩子们在背诵《风力歌》:“0级烟柱直冲天,1级青烟随风偏。 2级风来吹脸面,3级叶动红旗展……”气象社团渐渐成了“明星社团”。

  “传统课程的特点是教和学,科普教育课堂的要素是思和做。气象知识对于小学生既熟悉又陌生,虽然知道有天气预报,却不知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。”丁玉平介绍说,她领队的气象社团,不是直接讲授气象知识,而是设计一些易操作、易观察、易分析的小实验来演示气象现象。

  在气象社团活动中,学生们跟着老师一起,用剪刀、笔、墨水、酒精、玻璃杯、吸管和尺子等制作简易的温度计,用棉花、饮料瓶盖、铁丝、细针和硬纸板等制作简易的天气测量仪,通过亲眼观察并动手操作测量,让孩子们学到了很多气象知识,比如,如何测量气温?什么是空气湿度?云有多少种类?……不仅学生们表现出极大兴趣,各学科老师们也积极参与进来,纷纷要求“加课”。 “到后来不少家长们也提出申请,想和孩子们一起观测风向和气压,看看天气预报到底是咋测出来的。 ”丁玉平笑着说。

  随着这支气象科普队伍不断壮大,学校加大了支持力度。 2021年11月底,装备有百叶箱、干湿度温度计、最高最低温度计、风向风速仪、雨量筒等专业仪器的“清清气象观测站”,在东清小学新校区科技楼前建起来了。师生们可在这里观测温度、湿度、气压、风速、风向、降水量六大气象要素。

  每天记录基础数据的工作是枯燥乏味的,遇上恶劣天气又使这项工作变得更艰难,社团内也有学生想打“退堂鼓”。丁玉平敏锐地察觉到孩子的心态变化,便邀请阜阳市气象学会秘书长李胜走进校园,为孩子们开了一堂“基础气象数据的重要性”的讲座。

  “李老师一口气讲了两个半小时,孩子们被深深打动,听到精彩处先后17次鼓掌,孩子们从中了解到基础数据记录的重要性,增强了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。 ”丁玉平说。

  观测气象数据不是目的,只有这些数据能为生产生活服务,才能体现出气象观测的价值,从而实现气象社团的探究价值。

  在校长的建议下,气象社团开始以短视频的方式发布天气预报。发布了一周,有学生发现风速、气温和气象局数据有差别,引来了质疑。社团内部进行了激烈的争论,有同学认为是观测仪器的原因,也有同学认为是仪器设置的问题。在丁玉平的引导下,社团成员黎雨泽化身“气候小侦探”,对校园周边多次实地查看发现:原来是观测地点不同导致两者观测到的风速、气温存在较大偏差。由此激发了学生们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体会到用心探究、敢于质疑才是追求真理的科学态度。

  千变万化的天气现象和充满奥秘的气象科学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孩子加入气象社团。通过各学科老师的共同参与和努力,“气候对古代战争的影响”“气候如何改变历史”“气候变化对土地和粮食产量的影响”成了孩子们热议的话题。不仅社团成员间开始传阅科普著作 《云的真相》《天气与气候》,社团辅导老师尚金金也利用周末时间学习大科学家竺可桢的 《中国近五千年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》,丁玉平老师作为气象社团负责人,更是购买《史记·历书》《乙巳占》等气象典籍深度研读。

  “气象社团的科普教育,让气象知识与应用的种子深深根植于孩子们的心田。 ”齐卓然说。

  在“双减”背景下,阜阳市东清小学把气象课程纳入校本课程体系中,让孩子们从小树立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价值观与人生观,形成关注气象节气时令文化的氛围。还通过参观阜阳市探空站、气象局等研学活动,点燃孩子学科学、爱科学的热情,让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有效衔接起来。(记者 陈婉婉 通讯员 刘银燕)

2022-03-21

搜索